养的崽是未来反派

套麻袋打一顿(1/3)



看李婶露出那么惊讶的表情,江寻菱有瞬间觉得,他的动作是不是有点快,但在这里多一天,就要多受一天委屈。

他和燕炽不过是普通村民,没有和村长对峙的能力,能做的就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虽然多少有点不甘心。

“那田地和房子怎么办?”李婶问。

“燕炽说先给隔壁李叔,等秋收的时候再回来。”江寻菱说着看向李婶,“李婶帮了那么多忙,房子与其给别人倒不如给你。”

李婶想想觉得很有道理,事这么一回事,但也不能平白无故拿着人家房子。

“那等你们什么时候回来,房子再拿回去。”

江寻菱说着坐起身,往衣柜的方向走去,边打开衣柜边对李婶说道:“左右是要走的,这些布料带着麻烦,李婶拿回去给河禹做衣服吧。”

他说的布料,是上次去集市时买的,当时是打算端午过后给江厌做衣服。

却不曾想发生的事情太多,根本没来得及做。

李婶接过深蓝色带着白色云纹布料,小心翼翼摸了摸感叹:“哎呦,这布料成色真好,不便宜吧。”

江寻菱见李婶这么小心,默默把“也就五两银子”这句话给咽下去,换成这句:“没要多少钱。”

怕人不接受,又继续劝说:“李婶就收下吧。”

李婶拗不过,不好意思地收下:“那…我就不客气了。”

等到下午,燕炽才回来。

从早上出门到下午才回,再不回来江寻菱都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怎么出去那么久。”

“有些忙。”

江寻菱听见这句有些忙,以为对方是处理田地的事去了,所以有些忙,却根本没想到这人背着他到底干了多大的事。

夜色浓郁,正是做坏事的时候。

黑夜里一个身影悄悄打开房门,再悄悄往大门摸去。

此人正是江寻菱,他准备在今天晚上把江年套在麻袋里打一顿,为此他还专门用黑布蒙上脸颊。

左右明天就要离开了,不打一顿这心里郁气难消。

可却在准备关门时,燕炽逮个正着。

男人站在门口,看不清脸上表情,那么一大块人杵在那里,没差点把江寻菱吓得叫出声。

本来想偷偷做坏事,却没想到被人发现来了,江寻菱有些心虚地问:“你不是睡了么。”

燕炽没有说话,只是视线落在江寻菱左手上,灰色麻袋格外显眼。

吓得后者赶紧把麻袋往身后一放,眼神乱瞟:“我就是想透透气。”

“一起。”



他震惊。

一起什么,一起去打江年?

他看向燕炽,那认真的眼神不像是在开玩笑。

“诶?!”江寻菱有些惊讶,扯下黑布跃跃欲试问:“去给江年套麻袋?”

“嗯。”

江寻菱彻底懵了。

燕炽看着怎么都不像会做这种事的人,可好像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等江寻菱被燕炽抱着翻墙的时候,脑袋还有些蒙蒙的,更让他发蒙的是,燕炽会捅破窗纸吹入迷烟。

动作熟练的和电视剧里,夜半潜入的黑衣人没什么区别。

他家这位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做这种事做得那么熟练。

可震惊归震惊,该做的事还是得做。

江寻菱不知道,以燕炽都身份,在还没认识江寻菱时,经常喝这一类人接触。

房间内,江年躺在床上睡得正香,江寻菱注视着那张睡颜,毫不犹豫从身后掏出麻袋,套在江年头上。

半刻钟后,江寻菱才从房间内出来。

把人胖揍一顿后,他神清气爽,浑身都舒服地不得了。

等做完这些事后,他打算天色微亮时离开。

江寻菱被燕炽拉着,往后山的方向去,这大晚上的去后山做什么。

“你要做什么。”

“有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