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的我重生成了花滑冠军[娱乐圈]

第34章 第34章(1/3)



张渃诺此刻虽然一件考斯滕还没有做成功过,但是她面对程市岩与路南的疯狂加单,却表现得游刃有余。

她也不是没有目的的去接这些衣服,虽然这些衣服的制作周期长且需要的量可能不大。但是她若是能从花滑的考斯滕中打出一定的名号,以后说不定也是对自己的另外一种宣传。

她对花滑的研究不深,但是做衣服却是她的强项。考斯滕的用料以及钻石虽然极其考究,但是总好过女性的婚纱礼服那般冗长。

再加上本来就是男生穿的考斯滕,也肯定没有像女孩子那般颜色多种多样。

她看过一些比赛视频还有图片,肯定的分析道:“你们比赛穿的衣服要么是深色系要么是浅色系。因为我们的国旗是红色的嘛,所以中国红也是花滑运动员会频繁选择的颜色。”

“那我就一件天青色,一件红色。”程市岩很快被张渃诺给说服,订了想要的色系。

路南依旧坚持他的天蓝色不变。

“那我跟着小秦去看看他的战袍,小程你接着看看有没有想要的款式。”

“好,谢谢糯糯姐。”

“那我也跟着去。糯糯姐,你也看看我的衣柜。”女孩子喜欢花裙子,他们可能也不例外,喜欢带着水钻的考斯滕。

张渃诺点点头正打算往外走的时候,停了停,对自己如此顺利的走流程这件事情发出了感慨,“我感觉这次见你们,你们三个的感情似乎又比之前变好了许多。是内部矛盾解决变得团结了吗?”

上次来的时候他们看起来还是面和心不和的,这一次似乎是真的合拍了。

“因为我们有了共同的目标和共同的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路南接的最快。

程市岩知道他的这些队友各自都有各自的骄傲与脾气,他们同样慕强且不喜欢弱者。

而他之前不止是弱,还是会拖全队后腿是那个,他被路南嫌弃很正常,“其实我们本身是并没有什么矛盾的,只是之前站在各自的立场上看问题,不去试着理解对方罢了。而现在我们把各自的问题说开了,那种隔阂就迎刃而解了。”

“糯糯姐,你别听南南在哪里张口就来。试图破坏我们花滑队的内部和谐。还是听小山石讲的,他比较成熟稳重。”秦末荒听见路南不把张渃诺当外人的谈论着什么敌人朋友的。万一张渃诺不能理解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处乱说可怎么办。

这个时候就应该走官方的路线啊,所以他极其正面的发言道:“我们都是为了花滑而聚在一起,不存在有什么矛盾。即使竞争名额,也都是良性竞争。就是哪怕是输了,只要赢得那个人实力够硬,能站到国际赛场为祖国争光,我们都是可以接受的。”

这种说辞,其实也像是他们互相安慰自己输了,但是队友赢了的正面的输出。

“其实我本人是更站路南的那种说法的。管他什么比赛,我就要赢。我为什么要管其他人怎么想怎么做,只要我能赢,就是强者。”张渃诺其实是可以理解他们把国家利益至上这件事情放在首要第一位的原因的,但若是她自己,她就喜欢追逐挑战,追逐赢的感觉。

被张渃诺的狠话吓到的程市岩,委委屈屈的跟秦末荒倾诉道:“小秦哥,我怎么感觉我都不如糯糯姐有胜负欲呢?”

“你不如她不是很正常,人家是巾帼不让须眉,你现在是咸鱼妄图翻身。她参加的比赛可能是没你参加的比赛多,但是她拿金奖的概率比你大。我记得你小时候虽然保持着从未下领奖台的战绩,但是有时候也会是银牌或者铜牌。”秦末荒其实是一个心思很细腻的人,他不止对程市岩很了解,更是看过张渃诺的履历。

“今天参观你们的战袍,下次把你们的奖牌给我瞅瞅啊。”张渃诺可能是来集邮的,她想看看跟国家队沾边的东西都有些什么不一样。毕竟在她看来,国家队可不是那么好进来的。

那可真的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最终留在桥上站着的才是高手。

“我奖牌都在家里。等我们出了封闭期,我就给你看看。”秦末荒大方的要给她展示。

“我奖牌也在家。”路南接着说道。

张渃诺带着希冀的望向了程市岩,他不是秦末荒口中的少年天才吗,奖牌必定不会少,说不定有一箱子,能给自己开开眼呢。

程市岩知道自己说出来可能会有点尴尬,但他愿意诚实的为自己的年少轻狂买单:“我奖牌都被我年少不懂事,把它们转卖给我亲戚换钱花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